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虞振新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初探

2020-06-22 14:57:1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虞振新 
A-A+

  宫氏是泰州名门望族,明清先后出进士十余人,族人多人担当盐运监察使;明末宫伟镠在城内建有春雨草堂,是江淮名士雅集之所,冒襄、龚贤、王士祯、孔尚任、王时敏、石涛、恽向、龚鼎孽、袁枚等书画大家常驻足之处。现藏于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的《春雨草堂图》卷,由清初著名画家王建章即景所作,卷后题跋中留下当时一批文人墨迹。及至清晚期族人中尚有宫尔泽、宫子玉载入中国收藏家名录。尤其宫子玉所藏历代名家扇面,后由海上收藏家廉泉、吴芝瑛接手,并在晚清用珂罗版技术刊印,是中国最早扇面大集,广泛流传于日本及世界各国。遗存于国内的宫氏藏扇面精品几十幅为中国保利拍卖公司所得。前几年陆续上拍,全部高价成交。宫子玉还藏存有大批字画,但流向不清,却常见于海内外各大拍卖会。其中《玄奘大师像》则为遗珍之一,上有宫氏瓦当印一枚。此印学界有的认为是宫子玉收藏印之一,有的则认为是明代宫伟镠的收藏遗印。此画画面完整无缺,设色艳丽沉稳,上有明代项元汴收藏印:项叔子、退密、子孙永保、墨林山人、项墨林父秘笈之印、神品连珠印、若水轩等七枚,其中若水轩大印,是近年来才发现在其部分重要藏品中的用印,另在连珠印旁,项元汴手书《神品》两墨字。这在各大博物馆项元汴藏品里,也常见此现象。

  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右下角,书有“崇文”二墨字,上钤有《王斋赏鉴过物》六字长方形宋篆体印,印迹清晰完整。笔者赏鉴此图数月,并参阅相关文献资料,就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有以下初步意见:

  一、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是国内发现的首幅流传有序的玄奘大师像。笔者拜读国家博物馆李翎研究员相关研究报告,“2005年国家博物馆举办的《扶桑之旅》展览中,有一幅玄奘大师像,展览文字中提及此画为日本国家重要文化财产,并说这是根据当时中国清样式,于镰仓(1185-1333)后期所作绢本设色”,说明依据是日本佛像图像著名学者松本荣一先生的长期研究的结论。因在日本每件文物的背后,通常还有流传有绪的文字遗存记载,他们不仅保存文物本身,还有当时的文书记录,所以表述准确、让人确信。

  将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玄奘大师像》和宫氏所藏的《玄奘大师像》比较,比例造型接近一致,把宫氏所藏的图像和日本镰仓图像调到相同大小比例,线条可近似重叠,只是服饰细节略有差异,宫氏所藏图像更为沉稳和谐,具有明显的唐末宋初人物画像重彩特点。而日本镰仓摹本则有日式禅意,且在若干服饰上,由于对中国文化理解不深,出了差错,例如:玄奘大师布袜扎带只画了一半,肢体线条相似,但整体略显生硬,缺乏神韵。

  二、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的年代。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已清楚说明,他们作品是日本镰仓时代佚名画家根据中国的清样所做,当晚于中国的原作时代,其尺寸也根据自己的供奉环境所决定的。镰仓时代临摹多幅,现在日本也仅此一幅,所以弥足珍贵,列为国家重要文化财产。

  关于《玄奘大师像》形象的由来,李翎研究员已做过详尽细致的研究,认为玄奘这一行脚僧形象,定位于唐代晚期至五代。而日本这一幅像制作于相当于我国南宋晚期。那么宫氏这一幅制作年代如何推定呢?笔者查看国内外所藏历代佛像罗汉像,发现面部是弯月眉的罗汉僧人面相,只集中在晚唐至五代。与李翎研究员推断吻合。另外笔者几十年研究绘画材料,此类绢物也是晚唐宋初的主要画材,尤其此时期钛白材料精选而不含铅粉,所以保存的画作白色不泛黄,而之后及至明清都存在泛黄变暗灰现象,画材绢布又经天然藤黄浸泡,故千年之物也不见虫蛀。

  更为重要的是上有“崇文”二墨字和“王斋赏鉴过物”印。

  崇文,自唐末和宋初,及至宋神宗时期,宫廷均设有崇文院。崇文院又设有三个馆,三馆分别藏有宫廷政务档案,历代书籍文献,以及历代书法绘画珍品。金人入侵,皇室南逃,书法绘画均被金人所掠,后经几十年又有多半为宋代文人雅士重金购得,并以流向江南为主,此物是否为其中之一,不得而知。明末大收藏家项元汴财力雄厚、富可敌国、眼光非凡,将此作收入其天籁阁中珍藏。其中,《王氏赏鉴过物》一印,存世重要古书画作品三件钤上有此印。一件是台北故宫博物院藏苏东坡赤壁赋,另一件是神龙本兰亭集序,剩下的就是宫氏收藏此作。苏东坡赤壁赋有高清图可查阅,文字说明中有此印,但图片中唯缺此印,后跋中说,至元代原件卷前已缺损36字,是否也缺损了此印呢?所缺36字后由文彭参照苏东坡字体托父文征明之名补上,印的说法可能来源于历代文字记述,代代相传的,文彭也未见过,当然无法添补上。

  现在研究核心又转到神龙本兰亭集序上,此本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在兰亭集序内编中也有详尽原图,赵朴初先生题签兰亭集序一书中也有原图。查阅文字,有的将王斋说成玉斋,更有的说王斋是项元汴之斋,这些说法尽无依据。宋代篆体玉是左右对称两点,现有存世可见的这两件作品上也是王而非玉,当仔细研究神龙本兰亭集序时就发现《王斋鉴赏过物》印在此作上紧贴书法原作右下角,是古人中第一个在此作上的钤印,之上便是宋末元初赵孟頫的吴兴联珠印。第一位古人应早于赵孟頫的名人。兰亭集序之后有多位宋代名人题跋,大多无钤印,第一位是状元长乐许将题跋于西斋,后题跋者大多姓王,其中有王安石之弟王安庆,还有王安石其他亲戚和江西同乡,且王姓居多,出身均为进士并担负宫廷要职,看来王氏是京城里一大户。查阅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前记后跋,可知崇文院是宫廷重要文化场所,管理严格,相当于国家档案馆及藏书画库,设有斋宫可供官员慢慢查阅,还提供文房器具、食物、果品食用。长乐许将题跋于西斋,书房叫书斋可谓高雅之称,王氏大家族的官邸,是否也称王斋呢?宋代是文化品位高雅时代,查阅开封的宋代皇府遗址布局图,当时布局相当精巧紧密。因此笔者认为《王斋赏鉴过物》可能就是王氏族人中一人,更可能就是王安庆用印。此人是苏东坡好友,和东坡政治文化爱好一致,是北宋重要诗人,官居高位;却和王安石持政治异见。苏东坡自叙在写好赤壁赋之后数年才将作品送与好友傅尧俞,之前又给一二位好友鉴赏过,可惜未题好友之名,傅也是王安庆好友,也与王安石不和,得此东坡书作以后也会给王安庆赏鉴。王安庆虽是王安石之弟,词、画才能不在王安石之下,与苏东坡又特别友好,所以存此三幅唐宋作品有其钤印,是合理的推断。时间大多在元丰六年(1078)前后。兰亭集序全卷有270多个印鉴,现有《王斋鉴赏过物》印尚无定论。宫氏《玄奘大师像》与神龙本兰亭集序在北宋共藏于皇家崇文馆,及至明代又都为项氏天籁阁珍藏,它的发现,对《王斋鉴赏过物》印主人的判断也是一个帮助。

  综上所述,自玄奘大师返回大唐,推进了中国佛教事业兴旺,改变了唐初重道轻佛状况,随着译经出版,西天取经历经艰辛,民间流传盛广。晚唐至五代玄奘大师成为国人的崇拜偶像,这一时期负芨背篓的僧人似乎是一个为民探求真理的标准造型。从敦煌到各大寺庙中,名画家在墙上画行脚僧也很普遍。清明上河图上也出现过行脚僧。但到1922年,才在西安兴教寺出现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玄奘大师像》线条造型一致的石刻像,他们是否取之那幅原稿,不得而知。而宫氏藏《玄奘大师像》一直深藏古宅中,他的面世为我们提供新的亮点,不但证明日本东京博物馆镰仓时代《玄奘大师像》造型确实来源于中国;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从画、印、字及画材也印证晚唐至五代可能已画出玄奘大师标准像了。王安石、王安庆、苏东坡、傅尧俞等人政治活动期都在元丰元祐年前后,因此判断宫氏藏《玄奘大师像》在北宋初期已入藏崇文院中,元祐六年即公元1078年前后王安庆赏鉴并钤印也是合理的,但真正下结论,还有待进一步探求。

  《王氏鉴赏过物》印证明当时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和神龙本兰亭集序一起都藏在崇文院的皇家宝库里。“崇文”二字墨迹有明显唐宋书体,随着金兵入侵流落在外,后又归入项元汴天籁阁中,清军入侵,千户长汪六水又从项元汴孙辈中抢得,销于市肆,为宫氏珍藏。此图与神龙兰亭序东坡赤壁赋一样,宋以来一直为大藏家珍视,为国之重宝,甚至更超越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镰仓摹本。也为神龙兰亭序研究中一些疑点和难点提供新视野。100多年前,宫氏倾毕生之力收集、出版影印本《中国扇面大集》,为中国绘画走向世界做出开创性贡献。宫氏所藏《玄奘大师像》面世又揭开一扇神秘传世作品的面纱。

虞振新

中华文化促进会 理事 中国文物学会 顾问

m3EXYv11eMc7Ew8W7ZqO8ZnYgjVGvZDPP5K9sxHy.jpg

图一:

宫氏藏北宋崇文院藏品

作于晚唐至五代

公元900前后

55x25厘米

immknhyKQ63oRJblIrz7Ivo31GW2ShdUT7DIUjw4.jpg

图二: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品

作于镰仓时代

公元1185-1333

135x60厘米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虞振新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